产品分类

公司简介

上虞市宏兴针织有限公司,是一家拥有进出口自营权,专业生产出口中高档单双面针织面料、时装面料、女装面料、针织坯布、双面针织布、单面针织布、罗纹布、圆筒布料等系列产品的公司,产品主要包括:毛圈(巾)布(二线纬衣,三线纬衣,绒布,天鹅绒等)、复合布、衬垫布、大小循环彩条布、无缝圆筒布(门幅5英寸-40英寸)、提花布、网眼布、汗布、 棉毛布等, 采用丝、毛、麻、棉、晴、涤、植物纤维(天丝,大豆,树脂,莫代尔等)和各种混纺原料,远销韩国、日本和欧美等国家及地区。

成员博客

资源与链接

访问数:1986065

成功案例

刚订车就成绝版华为汽车业务为何一再不顺?


更新时间:2022-01-07  浏览刺次数:


  作为科技企业龙头,华为凭借本身知名度和号召力,可以为新车带来不少关注度,那么为何难以转化为购买力?为何一直处于雷声大而雨点小的尴尬阶段?

  “从外界铺天盖地的宣传广告,到销售人员,都是在一直告诉我,这个车如何与华为深度合作,如何在华为三电系统加持下,有怎样的先进技术,符合华为一贯的风格。”连日来,多位车主无奈在某汽车社区投诉:如果不是相信华为,那么谁还会选择赛力斯SF5?

  2021年4月上海车展期间,赛力斯华为智选SF5车型正式上市,同时在华为全国各地的线下体验门店中,与华为其他电子产品一起销售。乘联会相关数据显示,赛力斯SF5在2021年1-11月累计销量为7080辆。

  这个销售数字相比其他造车新势力,的确不够看,更难以实现余承东在内部定下的2022年销售30万辆年度目标。因此,在12月23日的华为冬季旗舰新品发布会上,华为正式推出了和赛力斯合作的第二款车型——AITO问界M5。

  这被外界视为一款“既是华为造、又不是华为造”的车:问界M5前期规划来自华为,外观设计、品牌定位、后期营销都将由华为负责,小康股份601127)本质上成了华为“代工厂”。可以说,除了名字不带华为,其他都是华为造。

  这意味着,一直宣称不会自己“造”车的华为,已经深入造车行业,甚至在2022年把汽车作为主战场的意图也越来越明显。因此,问界M5和以前的赛力斯SF5一样,外界关注度极高,据称上市96小时订单超过6500。

  不过,对赛力斯SF5车主来说,问界M5发布的同时却得知了一个惊人消息:赛力斯门店品牌标识全部改成AITO 品牌,华为智选SF5线上暂停预定,线下打折处理展车和试驾车,“相当于变相停产”——诸多车主既担心车辆保质低、日后售后保养问题,也愤怒自己成为华为汽车业务的小白鼠。华为不可避免成为车主抱怨和投诉目标,多位赛力斯SF5车主就在某汽车社区发文控诉被华为“割韭菜”,甚至还有深圳赛力斯SF5车主扬言已经找到370位车主一起维权。

  客观来看,竞争残酷的智能汽车市场,很多品牌都会选择快速迭代来占领市场。不过,对汽车业务没有成功案例的华为而言,当投诉声一浪高过一浪,或许会对以后造成消费者信任危机:当一款汽车生命只有8个月,华为是否把造车想得太简单了?在2022年,华为汽车业务是否能找到线

  只认华为,不认品牌。这是从赛力斯SF5,到阿尔法S、问界M5,消费者选择上述汽车的最主要原因。

  “我是通过华为认识的赛力斯SF5,也是因为华为购买的赛力斯SF5。”一位华为车主如此表示,作为华为忠实粉丝,在余承东为赛力斯SF5多次隆重站台后,相信华为,支持国产的心情下,去年5月第一时间下了订单,7月上旬提车,到现在才刚过首保,就得知赛力斯SF5“变相停产”消息,心情相当复杂,感觉自己“被割韭菜,甚至是上当受骗”。

  销售层面上,赛力斯SF5是第一个进入华为销售渠道的汽车产品,余承东对赛力斯SF5寄予了厚望,频频发微博为其带货,希望通过华为渠道销售500万辆赛力斯汽,去弥补手机等消费者业务销量受到影响造成的利润下滑问题:“赛力斯华为智选SF5入驻华为旗舰店,开创了消费电子行业和新能源汽车行业的先河。市场也给予积极响应,开售两天后订单突破3000辆,短短一周就超过了6000辆,并很快突破1万辆。”

  后来事实证明,尽管有华为品牌以及线下高端授权体验店加持,实际销量与余承东的说法仍有很大出入。乘联会数据显示,2021年4月到8月,赛力斯SF5的销量分别为129辆、204辆、1097辆、507辆、715辆。截止11月底,赛力斯SF5累积销量仅为7080辆,已无望在2022年实现30万辆销售目标。

  赛力斯SF5销量不佳有多方面原因。一是赛力斯自身品牌力、产能不足、售后服务网点不够,车辆实际油耗比宣传高、续航虚标、钥匙感应经常失灵、车机卡顿、方向跑偏等问题不少;二是虽然入驻了华为线下零售店,店内销售人员也来自华为团队,但其专业性、经验远远不如传统汽车4S店销售;三是新能源汽车赛道二三十万元价位竞争非常残酷,赛力斯SF5价格不具备竞争力,都劝退了不少观望的消费者。

  在诸多汽车行业业内人士看来,从价格来看,问界M5售价分别为25万元、28万元、32万元,价格并不亲民。同时,面临的市场竞争同样残酷,在这个价位区间里,直接竞争对手理想ONE、特斯拉Model Y、比亚迪唐EV用户口碑已经成型,赛力斯SF5前车之鉴带来的不利口碑影响下,问界M5可能会让更多消费者有所疑虑,为问界M5销售蒙上阴影——事实上,问界M5“96小时6500张订单”的宣传口径,在不少人士看来可信度存疑。

  在新能源汽车最重要的“智能化”方面,除了HarmonyOS车机操作系统之外,问界M5在智能化层面没体现出太多亮点。比如,激光雷达充当着自动驾驶车辆的“眼睛”,为车提供120°-360°视野,现在相当流行——但问界M5没有激光雷达,只配置了4个APA摄像头、L2级别辅助驾驶能力的系统。相比之下,理想ONE已经拥有自身全套的辅助驾驶系统并和激光雷达相结合,已经实现城市道路中打灯、辅助变道和智能跟随等功能。

  实际上,对华为来说,截至目前在HUAWEI Inside 全栈式方案上缺少成功案例背书:不仅赛力斯SF5已经“失败”,问界M5前景未卜,极狐阿尔法S也没有因为华为HI全栈智能驾驶解决方案而在市场端获得太多热度,销量更是低得可怜,去年4-11月销量为6、231、221、137、178、421、477、444辆,截止至11月底,合计2100多辆。国产车中,年销量排名第233名。

  作为科技企业龙头,华为凭借本身知名度和号召力,可以为新车带来不少关注度,那么为何难以转化为购买力?华为汽车业务为何一直处于雷声大而雨点小的尴尬阶段?

  其实华为不是不想选择一线品牌,而是有着诸多无奈。一方面,华为HI可以理解为汽车界的Android操作系统,需要业内足够多、足够大的一线厂商支持,但是上汽、长城吉利比亚迪等不愿意和华为深度合作,去年6月底的上汽股东大会上,上汽董事长陈虹面对投资者的拷问,很明确的表示,“不能接受与华为等第三方自动驾驶解决方案提供商的合作,华为等成为灵魂,上汽成为躯体,这样的结果不能接受,上汽要把灵魂掌握在自己手中。”